首页>学习园地>理论研究

法律人的法信仰

法律人的法信仰

株洲长安网  2013-11-14 【 】【 打印

                                                                    李卓谦

 

 

  一位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在其办公室中,庞大的班台和豪华的座椅后面,供奉着一尊财神塑像。他的助理,每天早晨到所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主任的门,擦拭财神身上的灰尘。

  普通人崇拜财神,只是一个单纯的个人信仰问题。但是律师赤裸裸地将财神作为图腾,显然远超私权利范围之外,成为一个严肃的法律话题——法律人的法信仰问题。法律人的法信仰,貌似是一个陈旧的老问题,但它却始终在深层次上影响着我国法治进步的其他环节,因而又是法治建设必须面对的新问题。

  所谓法律人的法信仰,是法律人在对法和法的价值理性认识的基础上产生的法情感和法意识,是法的理性、情感和意识等心理现象的综合体。法律人对法的信仰不仅包括对法律规则的遵守,还包括对法的公平正义价值的崇拜、信服,将之作为自己价值体系中的最高标准,并将之作为自己职业行为的最高追求。

  信仰法律是法律人正确解释、适用法律的前提。由于法律本身作为一种普遍性规则,并非针对某一具体案件事实专门制定。法律由普通人制定,难免存在模糊、冲突、漏洞、错误、滞后。但是法律又不能朝令夕改,否则人们将无所适从。因此法律在适用中,需要专门的人士对其含义进行阐释,针对具体案件阐释法的一般规则,对其模糊、冲突进行阐明,对其漏洞、滞后进行补充,这都是法律人的职责所在。法律这首普通人听来似乎完美的钢琴曲,专业的法律人却能倾听到它沉默的地方,这就是法律人的技能所在。如果法律人不信仰法律,不遵守法的规则,不追求法的价值,而专以曲解法律为能,专以钻法律空子为营,那么这种熟知法律不足的本领,就会成为社会的灾难。

  法律人信仰法律是整个社会遵守法律的前提。法的实现,首先需要有制定良好的法律。但是法律远远不只是写在书面上的一个个条文。社会人所见到的法律,更是法律人的一言一行,是一个个的程序环节,是一个个的裁判结论,是一个个的执法行为。在这些具体案件中渗透的法律人的法信仰,深刻影响了社会人对法的认识、情感和信仰。因此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而美国著名的法官卡多佐也说“法律家阶层的判断,会传给,并感染普通人的意识和确信”。因此,只有法律人信仰法律,社会人才会相信法律,并且心悦诚服地遵守法律。

  法律人对法的信仰不仅关乎法律的实现,更关乎政治的社会公信力。澳大利亚著名法官马丁说:“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中,司法部门应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支持,从这个意义出发,公信力的丧失就意味着司法权的丧失。”现代政治学也认为,在现代社会,政治的社会公信力不仅仅建立在经济不断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提高的基础上,往往还需要建立在公民对法的信仰、对司法公正的信仰之上。如果法律人常以严格适用法律为名行超越法常识之实,如果违反基本的法伦理和法感情的“雷人”的判断层出不穷,公民就不会相信执法行为、适法行为的公正性,就会怀疑整个政治运作系统的公正性,进而怀疑整个政治运作系统的政治合法性。

  法律人信仰法律、依法公正对待社会人,还会减少社会中的矛盾冲突,从深层次上维护社会的稳定。由于每一个判决不可能使双方都满意,甚至由于证据的湮灭等各种原因判决并没有准确地判定过去发生事实的真相。但是正如美国法理学者迈克尔.D.贝勒斯说“争端各方只要确信他们受到了公正的对待,他们也会自愿接受法院的裁判结果。”相反,一些严重的危害公共安全事件的背后,往往可见法律人不信仰法律、漠视法价值的影子。这些案件的当事人,往往不仅是对判决和执法的结果不满,更是因为在长期寻求案件解决的过程中受到了相关人员冷漠的对待,长期求告无门的结果。

  如何促进法律人的法信仰?作为一种复杂的心理现象,法信仰的形成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因而,选拔具有法信仰的人从事法律职业,远比对已经从事法律职业者重新养成法信仰容易的多。所以,从事法律职业的第一个门槛应该是长期的、规范的法学教育。因为,法律教育不仅是传播法律知识的过程,更是法思维养成、法价值的灌输和法信仰的确立过程。对此,英国法官柯克说“法律是一门艺术,在一个人能够获得对它的认识之前,需要长期的学习和实践”。这一点的重要性已经为各个法治发达国家的实践所证实。不管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国家,都不允许没有取得法学学位的人参加司法考试,更不允许其直接从事律师、检察官、法官工作。各个国家的法学学位甚至没有类似我国的“在职”教育,全部是正规的在校教育,以保证法律从业者有一个长期的被“熏陶”的过程。法律教育对法信仰养成的重要性,也要求对法律职业者进行终身教育和培训。

  法律人的法信仰,是在不断参与法律实践中逐渐形成的,是法律人本身的信仰在法律实践中不断被检验、不断被反馈的过程。法律人本身,既是法信仰的塑造者,也是法信仰的被塑造者。社会生活和法律实践中,公平公正地对待法律人,建立合理的法律职业者激励和约束机制,保障法律人的权利,查处法律人的违法行为,也有利于实现法律人对法律的认同。比如,通过保障法官、检察官、警察的工资、加班费、带薪假等,有利于培养他们的职业认同和法信仰。通过查处法律职业者的违纪、违法甚至犯罪行为,也能够从反面强化法律人的法信仰。

  法信仰的形成,也是一个在法律实践中的心理体验过程,离不开体验者心理过程的参与。因此,对法律职业者的选拔和淘汰,还应考量其心理人格、意志品质和基本价值观。应该选拔具有良好的思维和判断能力、善解人意的品格、富有怜悯心的天性、稳定的意志品质和高度的公共热情的人从事法律职业。还应当根据法律职业者的日常生活和职业行为进行判断,当其行为明显表现出他具有智能不高、刚愎自用、意志薄弱、贪婪纵欲、冷漠自私、缺乏怜悯和诚信等严重的心理缺陷和反社会性人格时,应淘汰出法律职业者队伍。

 

分享至